您当前的位置:洛阳信息门户网>时事>澳门威尼斯国际赌彩 - 报纸杂志还好卖吗?我们和

澳门威尼斯国际赌彩 - 报纸杂志还好卖吗?我们和几位报刊亭老板聊了聊

2020-01-11 14:19:33 来源:洛阳信息门户网

澳门威尼斯国际赌彩 - 报纸杂志还好卖吗?我们和几位报刊亭老板聊了聊

澳门威尼斯国际赌彩,你上一次去报刊亭买报纸、买杂志是什么时候?买的又是什么呢?

在智能手机的冲击下,报纸杂志等纸质媒体的衰落,不是个新话题了;传统媒体自身向新媒体的转型,也已经进行了许多年了(嗯,书评君也是其中一员);通过手机等载体进行的电子阅读与纸质阅读有多少区别,我们也说过不止一次了……以至于,每次在路上见到报刊亭,心情都稍微有点复杂,从前遇到它们是亲切和兴奋的,总会走上前去看看有什么新刊值得买;如今却变得有些担心,不知道它们还能在落寞中伫立多久。

北京某处报刊亭。(与文中受访对象无关;拍摄:杨飒)

所以,我们决定去找几位身边的报刊亭老板聊一聊,听听他们的感受是什么,经验是怎样的。和总是被注入满满“情怀”的书店不同,在报刊亭老板们的叙述中,这更像是一份单纯的营生。他们的视角迥异于作为读者的我们,也因此让我们能从另一个侧面,去看待文字、内容和阅读的过去与现在。

采写、整理 | 实习记者 杨飒

▼▼▼

我们问了几个关于这个行当的问题,

然后请他们讲讲自己想说的话

01

报刊亭主:方块

性别:男

所在位置:东四环附近

地理信息:距离地铁站较远,

但毗邻人流量大的地下通道和医院。

售卖:报纸杂志,饮品丰富

— q&a —

q:开报刊亭多长时间了?

a:三四年了,现在全职在干。

q:每天工作多长时间?

a:夏天一般是早上六点半左右,到晚上九点多。

q:报刊亭从哪里租的?租金多少?

a:一个朋友租了这个亭子,但他不干了让我干,费用都是我出,他什么都不管。

好坏也是个老板,维持个生活

一是为了生活,二是干挺长时间了,也挺喜欢的,干一行爱一行。以前给人家打工,现在往脸上贴点金,好坏也是个老板。时间自由一点,有事儿就可以不来,该干嘛干嘛。(其他工作)有点事请假还要看人脸色。

之前有几位老人固定过来买报纸,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基本上也不过来了,偶尔过来,也还可以开开玩笑。

报纸杂志现在基本上没有卖得好的。以前的《京华时报》、《北京晚报》、《参考消息》、《环球时报》这些(还可以)。报纸总的来说一天下来能有100份就不错了。杂志太少了,少之又少。13年、14年前后报纸杂志销量下降得特别明显。

收入的话搭着饮料卖可以,单靠报纸不行。卖报纸杂志维持个基本生活,卖饮料有点盈余,有点存款。

有时候遇到一些顾客特别无理取闹,报纸1块钱一份,要问为什么1块钱1份。有问路的,跟他说怎么走之后,他要问多少米,说不知道他还有意见。换钱的也多,有的找你换2000、3000、5000,我这儿是银行吗?我这好几天卖的都不够一天换。

02

报刊亭主:小军

性别:男

所在位置:西二环附近

地理信息:距离地铁站10米,

公交车站100米,且在十字路口。

售卖:报纸杂志种类多,有少量饮品

a:六七年了,不过我在老家也有工作,家里每个月有几千块钱工资。

q:每天工作多长时间?

a:早七点,晚七点,每天十二个小时。一个人看有时候就是不方便,准备了个壶,实在不行就关门。

q:报刊亭从哪里租的?租金多少?

a:这个亭子都是邮局的东西。看是第几手拿,第一手拿交的管理费就便宜一点,第二手拿管理费就高一点,赚钱就少了。

报刊销量下降就是最近几年的事情

在家上班六七年,孩子多负担重就出来做这个。我就是特别喜欢钱,就这个原因。为了爱、为了家庭什么的,说这些大道理有什么用,还不是为了贪吃的嘴巴,为了肠胃。肠胃不饿了,嘴巴吃着舒服了,不就好了嘛。

其他的工作,大生意做不来,小生意不愿意干。捡破烂干不下来,搞房地产没有资金,搞电脑技术文化水平不够,像我这个年龄没有什么技术特长,只有干这个,(挣个)辛苦钱。

我这个地理位置,前面有地铁口、公交车站,基本上都是流动人员、上班族。固定的倒也有一些,比如地铁工作人员,他们买东西总在这儿买。大批量订购的前两年有,主要是一些大单位,现在没有了。

日报,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停过吗?我不想要啊,不卖不行,邮局给的任务,除非你不干了,关门回家。报社给邮局每天100份,还是要加给我们,加来加去卖不了就卖给收废品的。要是两个人的话就可以自己每天去拿,也可以让他(邮局)送,每个月100块钱,自己掏。每天都有新货来,每天都有旧货退。

纸媒的东西,基本上走入了死胡同。三年之前,晚报可以卖三十份,现在五份都卖不了。现在的晚报都没卖完过。所有的报纸都不好卖。你不看我不看,他也不看,你说报纸卖给谁,卖给收费站。

《北京晚报》一份都不返回,《新京报》给十份,必须卖五份,剩下的五份可以返回。我干了六七年了,没有一次不退满的。比如一个礼拜35份,就要退35份,(即使退了)手里剩的还有,剩下的就是卖废品。

杂志卖得也不怎么好,瘸子里面挑将军。五六块钱、六七块钱的还能卖点,比如《读者》、《青年文摘》、《意林》。服装类的《伊人风尚》,《瑞丽服饰美容》,以前可以卖个十本八本,现在有时每期卖个一本两本,有时一本都不卖,它还是月刊呢。

报刊销量下降就是这最近几年的事情。十年之前,坐地铁公交车,人手一份报纸。现在人手一部手机,玩游戏、聊天,有几个看报纸的?老头老太太有一两个。

如果只靠卖报刊杂志,我早就喝西北风,估计都喝不起。今天所有的报纸卖了不到15份,一份报纸赚3毛,赚5块钱的报纸。抵了卖不出去的,也就够本。杂志卖了不到50块钱,都是八折来的,四十块钱的本,赚10块钱。有的书还不让退,就卖废品,便宜处理。但这个饮料,买一瓶就赚一瓶的钱。指望这水来养家糊口,养活这个报亭。

夏天,水的旺季,能挣个四五千块钱。冬天,从十月份以后,不管饮料、杂志、报纸,走得慢了,都是淡季,基本上不挣钱。

钱太难赚了,顾客买份报纸还觉得怎么从1块涨到2块了呀。我坐一天也腰酸屁股疼,不过每天人来人往的可以观察好多人。

今年干完,看看下半年怎么样。现在很多地方都拆掉了。有的亭子占得太远碍事,就拆掉;有的亭子在偏僻的地方,虽说不碍事,但不赚钱,自己不干了。所以说现在就是两难境界。

03

报刊亭主:苗苗

性别:女

所在位置:北三环附近

地理信息:距离地铁站、公交车站50米,

周围写字楼较多。

售卖:报纸杂志和饮品充足

a:十多年吧,05、06年从老家过来的,一直干到现在。

q:每天工作多长时间?

a:夏天早六点到晚上差不多九点收。有时间我们家那人也换着看。一个人看不了,要取报纸,上厕所啥的。

q:报刊亭从哪里租的?租金多少?

a:我们是租的别人的,租金1000多快2000块钱吧。

干一天算一天,没有想那么多

以前老家有好多人在干,当时说好干,手机、微信都没有,大家都看报纸。现在不行了,都看手机,报纸看得少得很。反正干了也就一直干着。

一般买《环球时报》、《参考消息》的就是那几个人买;新人很少,新人一般都是换个零钱买一份。每天的报刊都卖不完。有的杂志一直来,有时候来个一两本。剩下的就找人退,退不了的都是自己的。有些报纸有两份管退的,其他不管退。晚报剩得多一点。但报纸杂志每天都有新的,自己去取。

要是只卖报纸杂志,租金都交不上。就靠夏天卖饮料赚点钱,冬天啥都不卖的时候贴补贴补。整天都是流水账,没算过一个月、一年能挣多少钱。今天卖点钱,明天上点水、上点烟啥的就没有了。反正一年不如一年。

干一天算一天,没有想那么多,这困难那困难的。现在就干着呗,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呗。卖不了就卖不了呗,你能有什么困难,你跟谁说。一天到晚就是这,干完今天干明天。

说不让你干,你也就干不了了。计划没有变化快,报亭说拆也就拆了。以前这边好几个报亭,说没有就都没有了。现在报亭少了,大家以为好干了,实际上报亭少多少都那个样。即使全北京市就一个报亭,人家该不来买的还不来买,该不看的还不看。

04

报刊亭主:大眼

性别:男

所在位置:西四环附近

地理信息:距离过街天桥100米、地铁站300米。

因旁边商铺拆除,人流量小。

售卖:几份报纸,和少量饮料。

a:七八年了,一开始就在这里。我知道有一个女的,干了十好几年,从小姑娘干到四十,04年到18年,就她一个人。

q:每天工作多长时间?

a:早七点到晚十点,原来和爱人一起,现在爱人回老家了,自己一个人看。

q:报刊亭从哪里租的?租金多少?

a:从邮局租的,每月交1000多块钱租金。一年一结。

马上要拆了,准备干别的

我以前就在邮局上班,分发报纸。后来干这个,主要是为了生活。干这个就是累,身体和心理都累。一天坐在这儿,不能出去,跟坐牢没啥区别。上个厕所得关门,买个东西得关门,急急忙忙的,想着还要挣钱呢,害怕租金挣不出来。还有城管要来罚钱,一罚好几千。邮局也要来罚钱,卖吃的就要罚钱。

报纸都是邮局分好,自己去拿就行。之前是每天早晨和中午去拿。固定的顾客有一些,现在他们老来找,但我也不卖了。

之前卖报纸挣钱,卖这么高一摞,比人还高呢!报纸杂志每天卖几百块钱,挣个一两百;晚报一来就抢完了,几十份、上百份地卖,现在几份都卖不完,哪一家卖报纸都是赔钱。14年15年左右变化特别明显。基本上都不买报纸,主要是手机冲击量太大。

让卖饮料还行,卖报纸杂志得回家拿钱。报纸一天来10份20份,全卖完20块钱,每份报纸也才挣3毛钱。有的就2毛、1毛6。报纸能卖多少份?10份、20份,100份?杂志能挣20%,买一本书挣4块钱,一天能卖几本书?可着劲儿卖能卖多少?

总的来说,每个月也就有个几千块,能养家,挣不了多少钱,比打工稍微强一点。我每个月开支七八千块钱,指望这个肯定挣不回来。所以现在也送外卖,中午关门送,送俩小时。

现在这不行了,报亭不好干,没什么可卖的,准备找其他的(工作),没准儿回老家。马上这个(报刊亭)要拆了。

(多余的话:几天之后的一个中午,记者又特意从这个报刊亭旁边走过,发现果然关着,不知道老板去哪里送外卖了。)

报刊亭越来越不好干。——这是几位老板共同的体验,也符合我们原有的判断。但时代的潮水无人可逆,我们并不是要为街头巷尾的报刊亭唱一曲挽歌,只是愿意做这样一份小小的记录,也愿意记得曾经从一处处报刊亭、小报摊上获得的新知和对更大世界的向往。

今天周六,趁着它们还在,去看一眼吗?尤其是北京地区的同学,可以去买一份今天的《新京报》,读一下里边的书评周刊哦。

在书店做店员,很有意思吗?会不会很穷?

当手机变成人体的新器官

直接点击 关键词查看以往的精彩~

点击阅读原文,到我们的微店看看呀~

甘肃快三开奖结果

  • 上一篇:官方拟规定:职工教育经费年度提取比例不得随意改
  • 下一篇:不爽猫又来看大家了,不开森,你们还是没有给小鱼干
  • 新闻
    栏目资讯
    推荐

    Copyright 2018-2019 a-mulet.com 洛阳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